直击安倍被枪击后的5个半小时,3名医生讲述亲身经历

时间:2022-08-03 15:01来源:http://www.oxygen-spa.com/ 作者:百姓购彩 点击:

在拉着被枪击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急救直升机上,医生面临着难以预料的事态。

据说安倍是“从背后被击中”,但背部却没有发现伤口。事件发生当天,在现场、在救援直升机上,以及医院,三名医生分别参与了5个半小时抢救,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重大事件,来看看医生们都是如何面对的。

这三位医生分别是:私人诊所的中冈伸悟、南奈良综合医疗中心,急救直升机值班的急救医生植山彻和负责手术的奈良县立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急救科医生福岛英贤教授。

在一片喊叫声中赶了过去

“中枪了,中枪了。”

在日本参议院选举即将举行的2天前,也就是7月8日的上午11点半左右。中冈伸悟医生刚想结束上午的诊疗,就听到了有人在大声呼喊。

中冈伸悟医生的诊所位于连接大阪、京都、奈良的终点站、近铁·大和西大寺站的北口附近。为了知道发生了什么,中冈医生跑到大楼外。

中冈伸悟医生:

人行横道中间人山人海。映入眼帘的是仰面倒下的安倍前首相。他脸色苍白,好像失去了意识,呼喊也没有反应。

中冈医生和一起赶到现场的护士们共同进行了心脏按压,并把带来的AED安装上。但是,按照正确的程序进行AED却无法启动。因为AED在人休克的状态下才工作,而在心脏停止时根本无法工作。

中冈医生查看胸部状态,看上去也没有自主呼吸。

位于右上角的是中冈医生

中冈伸悟医生说:

我感觉情况相当严峻。光是观察,还不知道伤口的位置和程度,但枪击可能会损伤大动脉血管和脏器。现在需要尽快将伤者送往医疗机构,我怀着祈祷的心情,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

“从背后被击中”、“离开这个地方”、“救护车马上就到了”。在各种呼喊声交织在一起,中冈医生继续进行着心脏按压的急救动作。

“请尽快赶过来!”

根据奈良市消防局的消防无线电的记录显示,请求救护车出动是在上午11点32分。

3分钟后,对话中出现了“高龄男性被枪击中,据说处于CPA(心肺停止)状态”、“请尽快赶过来”。

上午11点43分,安倍被抬到了抵达现场的救护车上,在进行气管插管等救命措施的同时,救护车赶往与救护直升机回合的地点。

请求出动直升机

同时,奈良县的直升机也收到了请求出动的联络。

直升机基地位于离事发现场南约30公里的奈良县大淀町的南奈良综合医疗中心。当天的急救直升机值班的是急救医生植山彻。

植山彻医生:

从飞行员带过来的一个消息是,”一名高龄男性遭到枪击,心肺停止“

植山医生和护士们一起带着心肺复苏的医疗器械,飞往离事发现场1公里左右的着陆地点。

植山彻医生:

这是奈良县急救直升机开始运送枪伤人员以来的第一次吧。实际上,那时候没有人有确切的消息说伤者是安倍。

虽说是重要人物,但也不会改变应对措施。直升机中噪音很大,无法开展正常的听诊。

而且直升机摇晃得很厉害,我系着安全带,限制了动作,所以我预料这会是一个很难应付的局面。

会合点是平城宫遗址

上午11点52分,直升机到达了指定着陆地点,奈良时代的都城遗迹平城宫遗址。

这里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周围还有平时慢跑和散步的人。5分钟后的上午11点57分,载有安倍的救护车到达。

位于平城宫遗址的会合点

植山彻医生确认了安倍的状况,首先尝试了打点滴的可能性。但是事情况比预想的还要严重,血压急剧下降,针头无法插入血管。如果不能无法点滴,也就无法注射用于心肺复苏的肾上腺素等药物。

植山彻医生:

伤者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脉搏,想要输静脉也做不到。后来扎了骨髓针,采取了在骨头上扎针,往骨髓中输液的方法。

没有发现伤口

更难的是确定子弹的伤口位置。来自混乱现场的信息中只提到:“安倍前首相好像是从后面被击中的”。

从会合点到奈良县立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距离是20多公里。在到达之前的仅仅1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需要确定枪伤的准确位置,并交给在医院等待的医疗团队。

植山彻医生:

那时到底被打了几枪?使用了什么样的枪?什么信息都没有。因为是从背后射击的,但把手伸进背部确认,也没有发现出血,没找到伤口。

在飞机上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到了医院就可以做手术了,所以我想办法做到这一点,我认为最重要的工作是定位伤口,并帮助医院的团队。

有枪伤治疗经验的植山医生在摇晃的飞机上观察着伤者的全身,寻找着伤口。

运送安倍前首相的直升机

伤口不是在背上,而是在身体的前方。脖子上有两个,左肩上也有一个。确定的时间是在直升机抵达医院前的2分钟时。

中午12时20分,直升机到达医院,治疗被医院的医疗团队接管。

伤口已经达到心脏

负责手术的是以急救医生福岛英贤教授为首相关团队。

奈良县立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福岛英贤教授

福岛英贤教授:

担架乘坐电梯到了医院的一楼,然后被送到了高度救命急救中心的处置室,这里每年接待近2000名患者,是奈良县急救医疗的最后堡垒。

福岛医生被告知接收伤者是在上午11点58分。福岛医生在飞机到达前的约20分钟时间里,为了确保人员和血液是否充足等事宜,进行了事前准备。

负责手术的福岛英贤医生:

因为有消息说是枪伤导致心肺停止,所以我准备进行相当严格的治疗。总之必须进行心肺复苏处理,我和尽可能多的工作人员安排给伤者输血,开始着手准备手术。

福岛医生和短时间内聚集了约10名医务人员一起进入处置室。确定出伤者出血的部位,为了先止血进行了开胸手术。

此时距枪击事件已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为做心肺复苏所需的人工呼吸机也已经就绪。大动脉和脏器的损伤达到什么程度?且要使停止的心脏再次跳动,就必须先止血。

奈良县立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但是治疗极其困难。打开胸腔一看,伤口不仅到达了大动脉,还到达心脏。血压急剧下降,血液在输血之后就消失了。光靠自动输血泵根本赶不上,在场医生和护士交替着手动输送血液。

福岛英贤医生:

因为过去有过治疗经验,我知道枪伤的出血点很大,这与交通在事故中撞伤肚子的伤口是不同的。这次被击中的是有动脉的胸腔部位,止血的处理变得非常困难。

手术中使用的血液大约有13升。相当于3名成年男性全身血液的量。县立大学附属医院血库内的血量不够,又从红十字血液中心调来血液进行应对。

参与手术的医护人员最后达到了41人,其中包括20多名医生。虽然最终解决了大出血问题,但是心跳并没有恢复。

停止抢救

手术开始的4个多小时后,也就是当天下午4点多,安倍前首相的夫人安倍昭惠赶到了医院。在治疗室里,医疗队被迫做出了是否应该继续治疗的艰难决断。

福岛英贤医生:

如果对心肺复苏处理没有反应,即使继续治疗也没有恢复的希望,就必须在某个时刻做出停止抢救的决定。

在决定中止的时候,不仅要有医学上的判断,还要得到家人的理解。

这次听说家人会来医院,因此,在家属到来之前将继续抢救。我向家人进行了说明,在得到理解的基础上,决定停止抢救。

下午5点3分,前首相安倍晋三确认死亡,这是事件发生后大约过了5个半小时。

设想恐怖袭击的医疗态势

为了拯救生命而奔走的医生们。回顾事件,也开始讲述此次的教训。用直升飞机进行运送和治疗的植山医生认为对被运送的伤者,在现场的医疗人员的安全管理有欠缺。

植山彻医生:

乘坐直升机降落在着陆地点时,周围也有散步和慢跑的普通人,感觉谁都能靠近。如果多人团伙作案的话,有可能在着陆地点被盯上或妨碍转运。确保医疗人员的安全和人的出入限制要做到极限,这非常重要。

另外,进行了手术的福岛医生亲身体会到枪击事件和设想成为恐怖袭击情况下的医疗机制不完备,今后有必要强化。

此次事件中,案发现场附近停车场的墙壁等处也有子弹击中的痕迹,而且听演讲的人中也有可能出现受伤的人员。

负责手术的福岛英贤医生:

如果是海外暂且不说,在日本,因枪击而导致多人受伤的设想并不充分。这种情况下,必须考虑今后应该制定怎样的医疗应对状况。

共同的遗憾

3名医生都表达了对于没能拯救一个宝贵生命的“遗憾”。此事件社会反响巨大,医生们都对这次事件的看法很复杂。

网站分类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
相关站点
友情链接
百姓购彩平台,百姓购彩官网,百姓购彩网址,百姓购彩下载,百姓购彩app,百姓购彩开户,百姓购彩投注,百姓购彩购彩,百姓购彩注册,百姓购彩登录,百姓购彩邀请码,百姓购彩技巧,百姓购彩手机版,百姓购彩靠谱吗,百姓购彩走势图,百姓购彩开奖结果
返回顶部